河南文学网 玄幻魔法 于嫣逍遥 【於嫣逍遥】(第8章)

【於嫣逍遥】(第8章)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于嫣逍遥|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度//第/一///小/说/站第八章:突破偌大一个客厅,从橱柜酒柜等家具的装饰风格就知道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在客厅里那张真皮沙发上这时侧卧着两具缠绵的肉体。随着,那越来越热烈的亲吻和抚摸,衣服也一件一件的掉落在地上,两具雪白的肉体相互交叠在一起,就像两白蛇一般,扭动着那充满诱惑的身躯。

    躲在二楼的肖振羽,此时是口干舌燥,虽说现在会上蕾丝边的新闻不少,但是真的在眼前上演这一幕的时候,那分刺激真的比男女之间要强烈的多。更何况是两个美女,他拿着手机躲在门缝中将眼前的这一幕全都记录了下来。

    “呜~呜~”伍若蝶和刘婧羽口舌交缠着,彼此的呼吸也越来越浓重起来。

    刘婧羽搂着伍若蝶的脖子压在她身上,长长的马尾也因为这热烈的亲吻散开来,覆盖下来,遮盖住他们接吻的面庞。伍若蝶双手则抱住刘婧羽的后背在她那纤细的要件抚摸着,时不时的在她那粉嫩的屁股上抓上一把,每次松手的时候那洁白的臀肉就像布丁一般晃动带出一波诱人的涟漪。她们的双腿相互交叉摩擦。

    “嗯~~~~呼~”随着一声长长的喘息,刘婧羽慢慢的抬起身体,伸手将头发往后撩了一下,这才看见伍若蝶和她满面的潮红,刘婧羽一手抓住伍若蝶的奶子揉捏着一边看着她。伍若蝶向沙发的靠背上挪了下,身体靠在上面,刚才抓捏刘婧羽臀部的手变的温柔起来,在那臀尖上轻轻的抚摸着,然后突然中指上翘深入股沟深处抚一下,刘婧羽腰臀腿瞬间绷住。

    “怎么?什么时候这么敏感了?”伍若蝶眼角带着笑意的说道,手确被刘婧羽的腿给夹住,也不知道手指有没有再撩拨着。

    “我一直很敏感的~”刘婧羽深喘了一口气说道。

    “我怎么记得,以前你跟我说连做爱都没高潮了?”伍若蝶笑嘻嘻的说道。

    “男人的那东西,我从来就没感觉,看着就觉得恶心~”刘婧羽撇撇嘴巴说道。然后晃了晃那如同桃子般的臀肉,说道:“还是女人懂得女人!”

    “你还是没过自己心里的那关~”伍若蝶抽出手来说道,然后看了看指腹上有一层亮晶晶的液体然后伸到刘婧羽嘴巴旁说道:“诺!你的东西,快舔干净!”

    刘婧羽伸出舌头在手指上舔了舔然后将整个手指含住吸吮了一下吐出来“嫂子~你真美!”刘婧羽说吧伸出舌头在伍若蝶的嫩唇在舔了舔,却被伍若蝶一张口吸了进去。

    “呜~呜~”两人又贴到一起亲吻起来。

    “你要憋死我啊!”两人分开黏在一起的嘴唇伍若蝶说道。

    “谁让嫂子这么诱人,我实在忍不住!”刘婧羽嬉笑着下巴靠在伍若蝶的颈部然后一只手玩弄着伍若蝶的胸部。

    “赵安年轻力壮的,还没把你伺候好啊,把你饥渴成这样~”伍若蝶侧过身体也伸出一只手抓住刘婧羽胸口蹦着的大白兔。

    “男人的鸡巴有什么好的?还不如按摩棒,要不是怕他出去乱搞我都懒得和他做,看到那东西就恶心~”刘婧羽揉够了伍若蝶的奶子,将手往下伸到伍若蝶的两腿之间摸了一把说道:“还说我,你看你,都快发大水了!嘻嘻嘻~”刘婧羽将手也拿到伍若蝶的面前说道:“自己的东西,舔掉!”

    “呜~呜~”

    “嫂子你舌头真滑,真软!真是便宜我哥了,现在倒好,为了外面的女人把自己给废了,也是活该~”刘婧羽说道。

    “你还是怪他哎!”伍若蝶叹了口气。

    “我不是怪他,我是恨他!要不是他,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就不怪他?”刘婧羽咬着银牙说道。

    “怪又有什么用,现在他都那样,也算是报应吧!”伍若蝶若有所思的捏了一下刘婧羽的乳头,后者则颤抖了一下,继续伸手去伍若蝶的下体抚摸着。

    “嗯~嗯~”不一会两个女人呻吟声就弥漫开了,带着那淫靡的气味,而楼上那位偷窥者的荷尔蒙都快要杀掉他了,下体胀鼓鼓的。

    沙发上两个女人张开修长的大腿相互交叉,将阴部相互接触,摩擦着,两人挺着上半身,不断的扭动着要不,阴毛重叠在一起分不清谁是谁的,阴唇因为兴奋而充血,阴道微张,在浓密的阴毛中那嫩红甚是鲜艳,慢慢的淫液顺着阴道流出,在两阴唇阴毛的摩擦下慢慢变成乳白色的沫,染在阴毛上,将原本蓬松的阴毛打湿,一直流到股沟里。两个湿哒哒的阴部相互摩擦着也发出“啪啪啪”的的水声来。

    “嗯~嫂子,我要~我要~到~~到了~~~呀~~~~”随着刘婧羽的尖叫声她腰部更加用力的扭动起来,而她的阴道口大张,喷涌出一股白色液体来身体伴随着抽搐慢慢的躺了下来。与此同时,伍若蝶腰部也用力扭动着。

    “我~我也到了~~~啊~~~”然后夹住刘婧羽的腿抽搐起来,股间一股水流流了出来流到了沙发上又从沙发淌到了地上。

    许久,两个人才慢慢的爬起来,相互拥吻着。

    “快去洗洗吧~”伍若蝶说道,但是人却懒懒的靠在沙发上。

    “我没有力气了,要不你抱我去?”刘婧羽吻住伍若蝶的颈部嘴角带笑的说道。

    “我可没那么大力气~先躺会吧,反正现在没人会来。”伍若蝶用手摸了一把刘婧羽奶子。

    “嫂子,我哥现在这个情况,你以后怎么办?”刘婧羽问道。

    “怎么办?什么怎么办?”伍若蝶反问道。

    “你们性生活呗!”

    “就算他没出事之前他也不怎么碰我~现在更好直接断了念想!”

    “那你平时都是怎么解决的啊?”刘婧羽好像很感兴趣的问道。

    “要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吧!”伍若蝶嗔道“我要是想的话,赵安还不得乐死,平时我都是自己解决的,你和我可不一样,哦~~不会是,嘿嘿!”刘婧羽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你想什么呢?”

    “老实交代是不是外面有小白脸?”刘婧羽用手捏住伍若蝶威胁道。

    “没有~”伍若蝶说道。

    “不信!看你刚才来的多激烈,喷了我一腿都是,都流到地上了,要是说你外面没人打死我都不信!”刘婧羽撇撇嘴说道。

    “不信拉倒~”说着伍若蝶要站起来却被刘婧羽一把拉住倒在刘婧羽的怀里。

    “你知道我性子的,不告诉我就不让你走!”刘婧羽贼兮兮的笑道,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到伍若蝶的两腿间,等伍若蝶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真没有~快把手指拿出来,不然我生气了!嗯~哦~~”伍若蝶佯装生气,却被下体里的手指给破了功法。

    “嫂子,你的屄屄在咬我哦!”刘婧羽手指在伍若蝶的阴道中抽插着。

    “别闹了~嗯~一会俊杰要来了!”伍若蝶扭动着屁股。

    “快告诉我那小白脸是谁!”

    “没有~”

    “还嘴硬!”刘婧羽将怀里的伍若蝶往前一推,伍若蝶就趴在了茶几上面,臀部撅起来,刘婧羽上前上身压在伍若蝶的背上,中指和无名指插入伍若蝶的阴道里抠挖起来,嘴上说道:“还不老实么?”

    “真没有~,婧羽~婧羽~饶了我吧!真没有啊~啊~~嗯~嗯~”

    “看来我要出绝招嘛?”说罢她将拇指往伍若蝶的屁眼上一插,慢慢的摩擦着。

    “不要~婧羽别,我求你了~”伍若蝶慌了起来。

    “还不快说~”

    “哦~~~嗯!没~没有~~”伍若蝶皱着眉头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还骗我~”刘婧羽低下头在伍若蝶的屁眼上吐了口唾液,然后大拇指在上面画圈。

    “这可是我哥教我的哦,不知道他有没有让你尝尝~”

    “婧羽~别~你放开我~呀~~~~~~~~~~”伍若蝶的一声高亢的尖叫吓的楼上振羽一跳。

    “嫂子,还不说嘛?”刘婧羽像个女王一般趴在伍若蝶的后背,胀鼓鼓的乳房由于压力变了形状,她伸出舌头舔了舔伍若蝶的耳垂。

    “我说~有,行了吧!”

    “谁啊?”刘婧羽仿佛很有兴趣一般的问道。

    “你~你先~你先把手指拿出来!”伍若蝶说道。

    “还和我讨价还价!说完拿出来~”刘婧羽咬住伍若蝶的耳垂说着。

    “是,是~”伍若蝶变的吞吞吐吐的然后小声的说了什么。

    “什么?”刘婧羽吃惊的站了起来,手指也一下全拔了出来。

    “啊~~”伍若蝶叫了声瘫软在茶几上。

    “嘿嘿~嫂子,你真行,给我个戴绿帽子的竟然是他儿子!嘿嘿!”刘婧羽趴在伍若蝶的后背笑道。

    一会,伍若蝶爬起来又倒到沙发上张开腿,低下头看看了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刘婧羽说道:“帮我看看,肛门好像有些痛。”

    刘婧羽急忙撩了下头发蹲下来看了下,略带抱歉的脸色说道:“嫂子,对不住啊,是流血了,可能是我指甲划伤了!”

    “嗯~”伍若蝶皱了皱眉。

    “嫂子,是我不好,刚才情绪有点失控了,听到我哥被带绿帽子了,有点激动!”

    “你啊!算了,这都怪你哥~”

    “嫂子,你不怪我了?”刘婧羽俏生生的看着伍若蝶,和刚才的那个女王太的她完全是两个人。

    “你呀~”伍若蝶用手指点了下她的眉头。

    “嫂子,你真好!”

    “你哥做的孽,把你害成这样~”伍若蝶摸了下刘婧羽的头发接着说道:“他也算受到惩罚了!”

    “惩罚?哼~死了都嫌赚了!”

    “他死了又改变不了什么,事已至此就这样吧!”伍若蝶起身往浴室走去边走边说:”我去放水,你先坐会!”

    刘婧羽仿佛还沉浸在往事中在沙发上抱膝坐着然后头看了下走向浴室的伍若蝶楠楠说道:“你远不知他禽兽到如何程度!要是你知道他在出事前两天还强奸了我,你还会让我原谅他吗?嫂子~”

    “水放好了,来吧!”伍若蝶的声音传来。

    “来了!”刘婧羽放开抱着膝盖的手,刚准备起身,低头看了下自己的阴部,外张的阴道口已经有微带白色的液体流了出来,她伸出手指摸了一下,放到鼻尖闻了闻说道:“真骚!”然后起身赤着脚走向卫生间,那修长的腿,翘挺的臀,纤细的腰肢,丰满的乳房,以及那双腿之间的那道缝隙深深的印在了楼上那位的脑海中。

    肖振羽赶紧起身收拾好东西,下楼,刚准备走,然后又返,将地上的那条黑色蕾丝内裤捡起来放进口袋里,悄悄的打开门出去了,而此时的浴室中又上演了另一幕的春光。

    肖振羽出了小,慢慢的踱着步子,走在路旁的行道树的阴影下,阳光斑驳的穿过叶子的缝隙撒到身上,在这盛夏的午后,他竟然觉得有那么一丝冷意,脑袋中不停的放着这段时间所看的一切,他扬起头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夏日的风带着树梢来的摆动,带动着那斑驳的阳光在他脸上来的逡巡着,暖暖的,就像母亲的抚摸不禁让他有了些微的困意。睁开眼,低下头将后面的兜帽带起来,带上耳机。

    “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记起曾与我同行消失在风里的身影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指引我靠近你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知道那曾与我同心的身影如今在哪里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否在意是太阳先升起还是意外先来临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越过谎言去拥抱你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夜空中最亮的星请照亮我前行夜空中最亮的星能否听清那仰望的人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晚间,肖振羽吃饭晚饭就躲进房间里,他很好奇刘俊杰的那个加密的文件夹里到底有什么。于是他打开电脑试图破解,但是,无奈的是,想要破解密码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根据他掌握的一些信息他在纸上一一写下来,对了半天也没对上。

    于是他想到周翔,这小子一定有办法的。于是他一边转着笔一边拨通了周翔的电话,电话响了七八声才接。

    “振羽~什么~什么事?”周翔的声音有点喘息。

    “哦~没啥事,就是我这有个文件打不开,加密的,你懂得,你那有没有啥破解工具,借我用用?”振羽说这话的时候感觉电话那头的喘息声断断续续的,还有些轻微的撞击的声音。

    “哦~这个啊!倒是有~就是,就是我现在有点不方便!”周翔说道。

    “不方便?什么不方便?”振羽有点着急“哦~不是~那啥~是,是我~我家断了,没法上,要不~要不~你明天~来我家拿吧~”周翔的声音有点漫不经心“不要明天了,我一会就过去~”振羽说道“好的~好的~”周翔答应道振羽刚准备挂掉电话,却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撩人酥麻的呻吟声“啊~啊~~~”

    紧接着听见一个女声说道:“我要~我要来了~~电话~~电话完了~嘛?”吓得振羽立马把电话掐了,那个声音他很熟悉,他也知道是谁,他摇摇头,慢慢的跺出房间。

    於嫣夕刚收拾好,刚坐到沙发上把电视打开,振羽道:“妈,我一会出去趟!”

    “嗯~这会子出去干嘛?”於嫣夕歪过头来问道。

    “额~有点事情,一会就来了!”振羽看着斜卧在沙发里歪过头来看着自己的那个女人,她最近刚换了发型,波浪般的秀发彰显着女人的自信和温柔,两条修长的眉头蹙在一起,素净的脸、娇艳的唇、明亮乌黑的瞳,明明很简单的三色却给人很惊艳的美,她家后便换上的一件蓝底碎花的丝质连衣裙,辣的腰肢,傲人的胸部以及那洁白修长的腿让振羽看着有些炫目,而此时她正右腿叠到左腿上,上身慢慢的往后靠,双手在胸前交叉,脚上一双黑色细高跟凉拖,右脚尖还调皮的翘起来,大脚趾还扭了一下。振羽笑着看了眼,於嫣夕看到了他的眼神脸颊微微一红。

    “没什么啦,我一个发小今天让我去拿几样落在他那得东西,一会就来。”

    振羽说道“那我送你去~”於嫣夕坐起来手撑着沙发说“不用啦妈~我去去就来的!”肖振羽上前按住要站起来的於嫣夕。

    於嫣夕仰起头来看着振羽的脸然后伸出上手压在他的两边脸颊上说:“好好好~妈不去!早点家~”

    “知道啦~”振羽笑嘻嘻的说道。

    振羽穿上鞋跟於嫣夕打个招呼就出门了,於嫣夕想着那个晚上,振羽脸上的伤,刚才自己仔细看了还有些痕迹,于是拿上钥匙也跟着出去了。

    振羽出了小打了辆车直奔周翔家去了,於嫣夕跟在后面看到振羽上了车也开着车在后面远远跟着。振羽坐在车上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乱七八糟的全是些糟心的事,不禁伸直了腰腹长长的叹了口气。

    “小伙子,年纪轻轻的叹什么气啊?”开车的是位老师傅从后视镜里看了振羽一样说道。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遇到了一些不顺心的事!”振羽说道“年纪轻轻的能有啥不顺心的事~”

    “这~貌似不方便说!”振羽敷衍了句“人嘛,不都那么事,先是要吃要穿,然后是要钱要权,男人想着睡女人,女人想着勾男人,其他的还能有啥?”

    “师傅,你这见地高明~”振羽笑笑说道一路上振羽和那老师傅聊了一路,到了地方,给了钱下车,老师傅又探出窗子说了句:“小伙子,这一带最近有点不大太平,早点家!”

    “谢谢提醒!”振羽打完招呼就往胡同里去了。

    於嫣夕远远的看着肖振羽下了车往一个胡同里去了,也将车靠边挺好,跟上去了。但是进胡同前眼光瞥见右手边一两米的路灯下有几个小青年蹲在那里抽烟,她看过去的时候,正好和他们看过的来目光碰到了,于是她看了一眼便过头来匆匆的进了胡同。

    “嘿~哥几个,看见刚才那妞了嘛?”靠在路灯上的一个头发留的老长的小青年看到於嫣夕的身影消失在胡同口后过头来说道。

    “早他妈看见了,那双大白腿这大晚上直晃老子的眼!”一个蹲那得黄毛深深的吸了口烟说道。

    “我觉得那妞的奶子一定很大,那腰也细的很,要是抓住要来他妈一炮,我宁愿少活十年!”另一个光头的恶狠狠的说。

    “那~~哥几个去看看?”剩下的一个杀马特试探的问道。

    “走~~~”那个光头将烟屁股摔在路上带头走了过去。

    肖振羽走在这条老胡同里才发现,这里原本的路灯都已经不亮了,他四处打探,又想到刚才那个出租车老师傅的那句话,“看来,这里最近又有些不太平了!”不觉思绪又飘到四五年前的一个晚上,那时候也是听大人说外面晚上不太平,不是这家丢了鸡就是那家丢了狗,甚至是有一家人洗澡的时候发现窗户的缝隙里有一只眼,吓得那个刚结婚没多久的小媳妇尖叫起来,后来没多久,那条胡同外的路灯就接二连三的坏了,然后有一天夜里,那个小媳妇就被人强奸了,再后来,那个女人被家里人赶了出去,后来听大人们聊家常时候说那个女人疯了。

    振羽还记得小时那家子办喜酒的时候他也去了,那个女人他到现在还记得,很漂亮的一个大姐姐,那天穿着红色的旗袍,火红的嘴唇弯起的弧度,带着笑意的双眸的映像他每每想起来都觉得十分怀恋。后来有一阵子听说是市里严打,在这附近抓了好多人,其中有一个是个强奸犯,他记住那人是个光头,除此之外让他记住的是他那双阴鹜的眼。振羽一直觉得那个女人跟这个光头有很大的联系。

    为此,振羽那时候还特地的跟肖远山说要学武,先是学的摔跤,后来学拳击,前两年特流行的巴西柔术他也抽空去见识过,想到这里他到觉得自己挺搞笑的,为了一个罪犯去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那时候在初中时这些东西却让他拜托了不少校园混混,要是没有发生那件事,要是老爸还活着,恐怕自己也能去参加一些这方面的比赛了。“最起码也能7公斤级的比赛试试身手啊~”想到这肖振羽彻底蛋疼了,越想越没底了。算了,还是拿到东西赶紧家吧。他伸个懒腰把手放进兜帽衫的口袋里却发现不知道啥时候兜里多支笔。“刚才走急了,把笔都顺带出来了!”振羽拿着笔在手上转来转去,快到周翔家的时候,不注意笔掉了,于是蹲下来捡,迎着胡同口的光,他看见一个人影一闪一下不见了。

    “好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