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学网 玄幻魔法 风情谱之新市口 【风情谱之新市口】(结局篇)

【风情谱之新市口】(结局篇)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风情谱之新市口|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柔柔26年月27日字数:266------------十八日。

    晚上我想了想,还是去,魏全是新市口的老大,怎么说我也惹不起,虽然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我今儿晚上必须去。拿上准备好的那八八,随便穿了件衣服从家出来往金球夜总会的方向走,一出来我就给韩琪韩娜打电话,可都关机了,我琢磨着她俩可能是有事儿就没再打。快到地方的时候我遇到了丁香。

    “香姐,你咋也来了?”我看着她问。

    丁香从手包里掏出红色请柬冲我晃了晃,无奈的说:“人家送到我手里,不来不行。”

    我用手比划了一下:“八八?”

    丁香点点头,叹了口气说:“屋漏偏逢连夜雨,本来就没啥钱,可这份子还必须给。”

    我俩结伴往金球夜总会走,走到近前见夜总会门口停了许多车,张灯结彩摆着各色花篮,正中央一块大红挑帘,挑帘上写着“热烈庆祝金球夜总会隆重开业”

    挑帘下面两边左右各站着四个年轻男人,都是黑色t恤黑色西裤黑色皮鞋,靠左手摆放着一个桌子,桌子后面坐着俩人,其中一个是秦城,看样子他负责收红包记账,这时已经有很多人排队等着,每个人手里都拿着红色请柬,秦城接过红包拆开把里面的钱拿出来仔细数好放进抽屉,然后在本子上记下人名。不过秦城旁边的人却引起我的注意,这男人三十来岁,挺瘦,个头儿似乎也不高,大背头,尖脸,小鼻子小眼儿,别人都是一身黑,可他却穿着一身白,白色的短袖衫,白色西裤,白色皮鞋,脖子上戴着金链子手腕上戴着金表,他背后站着两个又高又壮的黑衣男人,他不时的头和他俩说笑。

    我和丁香排着队,我小声头问:“香姐,那个穿白衣服的是谁?”

    丁香看了看摇摇头:“没见过,谁知道呢。”

    这时,魏全儿从里面走出来,边走边和他身旁的一个矮胖男人说话,表情挺恭敬,看样子这矮胖男人应该来头不小。我打开手机看看,已经过6点,夜总会里人头攒动,很热闹。

    突然,排在我们后面的人群一阵骚动,接着我就听到汽车喇叭声响起,很刺耳。丁香在后面拉了我一把说:“莹莹,有车,躲开点儿。”我俩急忙往旁边闪躲,头一看,不知啥时候开过来四五辆大客车,车速很快急停在夜总会门口,人群顿时被冲散。

    车门一开,从里面下来许多人,虽然穿的衣服不同,但左臂上都系着一条白色的带子!这些年轻男人手里有的拿着棍子,有的拿着砍刀,还有拿铁钩子、铁铲子、铁链子。领头的三个人,最前面是包老三,后面两个穿着一身白胳膊上戴孝,正是赵石头和花小六,他们后面是瘦猴、大柱、苏荣等等,但凡是原来李瘸子手下的人个个带着孝。我一见这阵势就知道今儿要出事儿,忙拉着丁香躲开。

    魏全儿开始一愣,但马上镇定下来,他先是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送身边的胖男人进去,这才出来。而原先坐在秦城旁边的白衣男人也站起来迎过去。

    “老三,你这是啥意思?”魏全脸色很难看,瞪着包老三问。

    包老三两手插在裤子口袋里看着魏全一言不发。旁边的花小六说话了:“魏全儿,今儿赶巧了,是我爹的忌日,我爹一辈子就弄了这么个夜总会,我过来祭奠一下,他老人家英灵不散受受香火。来!摔盆!”

    花小六喊了声摔盆,瘦猴和大柱从后面过来,每个人手里都端着个盆子,里面血红一片也不知道是啥,他俩高高举起往地上就摔“啪!啪!”两声巨响顿时染红了地面。

    魏全脸色铁青,眼珠子都快瞪出来,恶狠狠的看着包老三嚷:“操你妈的包老三!你他妈啥意思!”

    包老三冷冷的看着说:“没啥意思,闲着没事儿想找点儿事儿。魏全,你他妈做人不地道!新市口的规矩在你眼里就是个屁!为了挣钱,你他妈啥事儿都敢干,你和那帮子狗操的东北杂种在新市口卖粉儿,不讲道义,强吃强喝,把大家的饭碗都砸干净了!既然你不给我们留活路,那你也别想活!”

    这时,魏全旁边那个白衣男人说话了:“姓包的!操你妈的!你说谁是杂种?”

    赵石头在旁说:“小沈阳!操你妈的!就说你是杂种!咋啦!”

    赵石头这么说我才明白原来他就是小沈阳。

    这边正说话,从街角突然冲出许多人,领头的正是刘拐,刘拐手里提着土制的火枪,他身后的人手里都拿着家伙。魏全见援兵到了,冷冷一笑说:“包老三,今儿看来你是铁定要闹了,好,我奉陪。”

    包老三不再说话,把手一伸,后面有人递给他一根铁管儿,他拿过铁管儿头嚷:“兄们!姓魏的要砸咱们的饭碗!逼咱们上绝路!今儿咱们跟他拼了!

    给我砸!打死人我顶着!打!”

    顿时场面大乱,花小六赵石头一人一把砍刀直冲小沈阳,包老三苏荣则带着人猛冲魏全,那边的秦城刘拐也带着人迎上来,两方面打在一起。

    我和丁香撒腿往外跑,正跑着忽然就听大客车上有人喊:“姐!上来!上来!”

    我头一看却是韩琪韩娜两姐妹朝我们招手,我刚想过去,丁香突然拉着我说:“莹莹,别过去!”

    我再一看,只见几个拿着棍子的黑衣男人冲进客车里对着韩琪韩娜就打,接着就响起了她俩的惨叫声,但没一会儿,苏荣便带着几个人随后冲进车里,双方在车里继续混战。

    “轰!轰!”土火枪开火了,接着就是几声惨嚎。现场有人倒下,有人满脸是血却已经杀红了眼,花小六变成了『红人』但依旧紧紧追着小沈阳不放,小沈阳的一身白衣也已经染红,手里紧握着一把砍刀和花小六对着砍,赵石头和大柱正跟一个壮实的黑衣男滚在一起,那个黑衣男原本站在小沈阳身后但现在身上已经被扎出几个血窟窿。惨嚎声、骂街声、刀棍的碰撞声、杂碎的桌椅声交织在一起,一片混乱。我和丁香躲得远远的,盼着有警车过来,但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辆警车经过,更没人报警。

    十几分钟以后便见了分晓,包老三这边明显占优,魏全边打边往夜总会里退,包老三的人渐渐拢涌了进去,接着,夜总会里传出打砸的声音,玻璃碎裂,桌椅乱飞,男人嘶喊着冲杀,虽然我没进去,但可以想象里面肯定非常惨烈。

    我站在远处看着,忽然有种特别奇怪的想法,我心想:这就好比是操屄一样,前戏过后正式开场,鸡巴流汤儿,屄里冒水儿,越操越给力,越操越带劲儿,渐渐的,屄里舒坦了,有了高潮,一股子一股子的高潮,屄里开始颤抖,喷出热乎乎的屄液,鸡巴也开始加快速度,一下下用力的操!用力的操!最后在男女的嚎叫声中,鸡巴一挑奋力喷出精子……我这儿正胡思乱想就见夜总会二楼的窗户“啪!”的一声爆裂,接着涌出了股股黑烟,同时有人大喊:“着火啦!着火啦!”也就一两分钟,红色的火舌借着风势蹿出窗口,惨叫声响起,夜总会里的人开始往外跑。我眼看着一个满身是火的人从二楼掉下来,摔在门口一动不动。再过一会儿,似乎是包老三一瘸一拐的上了客车,接着许多人陆续上车,客车迅速关门开走,而魏全的人则顾不得继续追逐打仗全都救火。最后几辆消防车开过来,车上的高压水枪开始工作……又过一会儿,警笛大作夹杂着救护车的笛声……直到这时,我才拉着丁香离开现场。

    “莹莹,会死人吗?”丁香紧紧跟着我问。

    我点点头:“这场仗打得够惨,估计死几个。”

    丁香恨恨的说:“最好魏全、小沈阳、刘拐他们都死了才好!”

    我点点头:“家吧,看看情况再说。”

    我和丁香分手各自家。

    到家,我把钱收好,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为我省去了八八的份子钱,然后我拨通了周兵的手机。

    “哥,是我。”周兵好一会儿才接了电话。

    “哦,是你啊。”他的声音很懒,似乎没睡醒。

    “你睡觉了?我搅和你了?”我问。

    “嗯,没事儿,我刚从外地来,忙了个项目,刚完事儿,晚上跟几个战友喝了点儿酒……没事儿,有啥事儿你说。”周兵似乎清醒了点儿。

    我忙把刚才发生的事儿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给了周兵,周兵认真的听着,最后他说:“好!挺好!我还琢磨了,过两天没啥事儿找人搞搞那个魏全,既然有人先下手了,那更好,我接着搞他。”

    我点点头问:“哥,我这几天就四处打听打听?”

    周兵说:“对,打听打听看看情况如何?不过真要像你说的这么惨,估计肯定惊动警察了,先看看再说。”接着他又说:“哦对了,今儿和战友喝酒,他们想找个小姐玩儿玩儿,我一想,他们出去找小姐还花钱,你不是现成的?而且你上次跟我说完全免费?要不你过来陪陪?”

    周兵这么说,我还能说啥,只好点点头:“哥,我明白了,啥时候让我过去给我来个电话。”

    这几天我一直没闲着,先是给韩琪韩娜打电话,可手机关机,又去她家砸门,也没人应。和丁香联系了一下,她也没什么消息。最后,我还是在电视新闻中获得了情况。不过听新闻里的意思,似乎把这次火灾描述成安全隐患事故,对于伤亡人数以及之前的殴斗却只字未提,这让我很纳闷儿,明明是因为群殴引发的火灾怎么成了安全事故了?而且我当时看到肯定出了人命,但也只字未提。又过了两天我接到了周兵的电话,他让我中午2点准时到他的公司,先吃饭然后玩儿。

    中午的时候我洗了个澡,然后坐在镜台前化了化妆打开衣柜拿出连裤袜和外衣。肉色连裤袜,黑色高跟鞋,过膝裙,白色短袖上衣。拿上手包我从家出来。

    2点,我坐出租车准时赶到周兵的公司。到二楼一看,挺热闹。周兵、李昆、刘白惹还有上次见过的几个男人都在,房间正中央摆上一个圆桌,他们围桌而坐,桌子上七碟八碗摆满了酒菜,我到的时候众人还没动筷似乎就等我了。

    看看这阵势我心想:操他妈的!周兵也够狠的,这么多爷们儿就叫我一个过来,就算一人给我一炮,我也爬不起来了。

    可既然已经到了,我没得选择只好强装笑脸迎上去。周兵笑着招呼我让我坐在他旁边,大家开始吃饭。边吃边喝边抽烟,再加上说笑,没一会儿屋里乌烟瘴气呛得人难受。

    他们说啥我也听不懂也不想听,既然让我过来吃饭我就专心吃。酒越喝越多,菜越吃越少,不一会儿就见了底。周兵喝了许多酒,脸也泛红,看看没菜了掏出手机给外卖打了电话,等了没一会儿新菜便送到,趁着酒劲儿周兵对刘白惹说:“老刘,再叫一箱啤酒……不,两箱!”

    刘白惹点点头下楼,待了一会儿便叫人送上两箱啤酒,他腋下还夹着两瓶白酒。酒菜再次备齐,屋里更热闹了,几个男人喝酒抽烟最后还唱起了歌儿,我听了听,唱的都是军队里的歌曲,不过高音儿拉不上去,低音儿沉不下来,和噪音差不多。吃着吃着,我也吃饱了,啃掉最后一块红烧排骨我抹抹嘴放下筷子。

    “操他妈的!真热!”周兵嘟囔着把上衣裤子全脱掉只穿着短裤一屁股坐下然后对其他人说:“你们不热啊!全脱了!”

    几个男人一听纷纷脱衣,刘白惹瞄了我一眼脱了个精光,光着屁股坐下。周兵见了一笑,推了我一把说:“愣着干啥?过去陪陪你刘哥!”

    我答应一声走到刘白惹面前坐下,伸手捏着他的鸡巴轻轻撸弄,“嗯……呦……”刘白惹坐在凳子上脸上表情怪异,鸡巴渐渐硬了。我看看差不多,起来脱光衣服,然后从手包儿里掏出避孕套儿给他戴好,我俩来到沙发跟前。我往沙发上一撅屁股,刘白惹站在我背后双手拉着我的肩膀将鸡巴捅进去。

    “啊啊啊啊啊啊……噢噢噢……”说实话,我没啥感觉更谈不上快感,到这儿来的目的就是吃饭、挨操。

    刘白惹趴在我后背伸舌头舔,两只大手捏弄奶子,屁股一个劲儿来抽送。

    房间里都安静下来,所有男人的目光都关注我们。“哦……”刘白惹激动的抖了抖,我觉得屄里一热,他射了。刘白惹刚抽出鸡巴,周兵已经戴好避孕套儿站在我身后,鸡巴再次操入。“啊啊啊啊啊啊……”我边叫边晃,争取让他早点儿射。

    “我……来了……”周兵晃了十来分钟鸡巴猛挑,也射了。然后换成李昆,然后就是那几个男人轮流上。近一个小时下来,我也是大汗淋漓站立不稳,最后一个男人操我的时候我只好跪在沙发上让他操。这几个男人倒是都很保守,也不用叼,更不碰屁眼儿。等全都完了事儿,我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趴着呼呼喘气,脚下的地上七七八八扔着一堆避孕套儿。

    “莹莹,来,坐。”周兵扶着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让我重新坐在他身边。

    满上白酒,周兵说:“今儿叫大家过来,吃也吃,喝也喝,玩儿也玩儿,不过咱们都是爷们儿,不能白玩儿人家,过两天咱们再收拾个人,这人不但欺负咱们这位妹子,而且还欺负我大哥,我打算废了他!”周兵话音刚落,顿时几个男人都嚷嚷着要废人,刘白惹看着我说:“妹子,你放心,我也不管这人是谁,但只要落在我们哥儿几个手里,就没个好!这气我一定替你出!”

    我点点头。

    周兵让大家一饮而尽都干了酒,气氛再次推向高潮。

    这顿饭连吃带玩儿,一直耗费三个多小时,晚上八点多才散席。周兵开车送我家,临别时候他嘱咐我:“莹莹,这样,你仔细打听打听那个魏全的动向,及时告诉我,这事儿咱们抓紧办。”我点头答应。

    接下来的日子,我白天晚上都出去,一来是找活儿,二来也是打听消息。新市广场上东北小姐再也没出现,但却多了许多警车,魏全的门店全部关门,金球夜总会不但关门,而且门口停着两辆警车,似乎是保护现场,而包老三的店不仅关门而且还都被贴了封条,更让我吃惊的,满大街都张贴着包老三的通缉令,我看了看,大概的意思是说包老三因衅滋事致人死亡而被通缉,看情况十分严重。

    让我意外的,是这些天我一直苦找的韩琪韩娜姐妹俩给我打了电话。

    “姐?”电话那边传来韩琪的声音。

    “妹子!你俩哪儿去了?上次那场面太乱了,你俩咋样?这几天我给你打了无数电话,还去家里找,咋都找不到。”我着急的问。

    韩琪说:“我俩一直在医院待着了,都是骨折。”

    我忙问:“哪个医院?”

    韩琪说:“就是人民医院,三楼住院部。”接着她又说:“姐,能不能借我俩点儿钱?这几天住院,我俩攒下的那点儿钱都花光了,现在还差三千,想出院都不行。”

    我点点头:“好,我带钱过去。”

    挂了电话,我换好衣服,从衣柜里找出一个信封,从里面数出三千块钱带好。

    人民医院是新市口这片最大的公立医院,医疗设备和科室比较齐全,而且收费相对理。私立医院新市口几乎没有,因为私立医院往往收费高昂,新市口穷人太多,去私立医院看病都看不起,因此人民医院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床位紧张。

    我赶到骨科住院部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可住院部里仿佛是上午九点一样,一片忙碌。废了好大劲儿才找到她们姐妹,我一看,她们俩个人竟然挤在一张病床上。几天不见,韩琪韩娜似乎瘦了,面容也很憔悴,她俩见了我就像见了亲人,忙让我坐在床边,我仔细一看,韩琪伤在胳膊,左胳膊还打着绷带,韩娜伤在小腿,下地走路都费劲,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摆着几瓶喝剩下的矿泉水还有吃剩下的面包,这几天她们就靠这个过来的。

    “你俩咋挤在一张病床上?”我有些心疼的看着她俩问。韩琪苦笑下说:“没把我俩赶出去就算不错了,从前天欠费开始,药也停了,啥治疗都没有,人家医生说了,明儿再不交钱就让我俩出院。”

    我皱着眉说:“你俩也是!咋早不给我打电话?”

    韩娜说:“你也不富裕◢度,我俩哪好意思张嘴找你借钱?这也是实在没辙了,才给你打电话。”

    韩琪在旁问:“姐,你带钱来了吗?”

    我点点头从手包里掏出钱,韩琪边下地边说:“姐,咱俩去结账,我俩今儿就出院。”

    我拦住她问:“行吗?看你俩伤得挺重的。”

    韩娜在旁点点头:“没事儿,家养两天就行了,再说你帮我俩结了账,可能还能领出药,我们家自己吃点儿药就好。”

    我和韩琪结了账,领了药,出门打车我家。夜里十一点到家,她俩去洗澡的功夫我用家里剩下的西红柿做了一大盆面汤,她俩几天没正经吃顿热饭了,见了这个顿时胃口大开,我们三个边吃边聊。从她俩嘴里我逐渐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包老三和魏全的矛盾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包老三特意选择十八号去闹事儿也就是想在这天跟魏全算总账,可结果是那天只死了一个人,就是当时我看到的魏全身边的那个矮胖男人,他是市里原来管政法工作的一个处长,现在虽然调到了其他部门,但人脉很广,魏全抱上这颗大树也是为的能独霸新市口,万万没想到那天极度混乱的场面下,这个处长先是伤了腿,起火后别人都跑出去,他却无路可逃,最后跳窗摔死了。其实公安当天就查明了一切,但这样的丑事是不可能在新闻里播报的。魏全现在被羁押,包老三跑了,全部责任当然就推在包老三头上,所以才会满大街的通缉令。但魏全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人是死在他店里,难逃干系。至于那些东北人,已经销声匿迹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我问韩娜:“那新市口不是到从前了?”

    韩娜点点头说:“李瘸子死了,包老三跑了,魏全被抓了,新市口到现在算是群龙无首。不过我听说市里对这个案子很重视,已经提出要对新市口地进行整顿治理,恐怕咱们以后没办法像从前那样……”

    听了她的话,我饭也吃不下去,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韩琪安慰我说:“姐,你也别灰心。咱们总要给自己想条活路,以后我俩从上拉活儿,咱们至少能混口饭吃。”

    韩娜也点头说:“对,等我俩好利了,多接几个活儿,先把姐你的钱还上。”

    我摇摇头说:“着啥急了,你俩这个样子最少也要再多养几个月,我那钱也不急着用,等你俩好了再说吧。”

    韩琪说:“姐,我俩现在有条新路,在上的聊天室里当播。”

    我听了问:“啥叫『播』?”

    韩娜笑着说:“就是在上开个房间,给别人表演。”

    我眨眨眼问:“表演啥?能赚钱吗?”

    韩琪点点头说:“能!还能赚不少呢!”

    韩娜说:“其实表演就是光着屁股给别人看,想看哪儿就看哪儿,然后用道具自摸,要是有爱看同性恋的我俩就表演同性恋……”

    韩琪接着说:“我还认识几个友,还跟他们做过3p、4p进行表演,只要表演得好,就有人给你送礼物捧你,这些礼物最后都折成钱!挺来钱的!”

    我听得入神儿,摇着头说:“现在可真是发达啊!上还能挣钱!”

    韩娜说:“姐,不如这样,这些日子我俩也不方便,表演不了,你过来替我俩表演,挣的钱都归你,你就负责给我俩做饭就行。”

    我听了点点头问:“我能表演吗?有人看吗?”

    韩琪说:“你放心,肯定没问题!头我把那几个友叫来,你跟他们表演3p、4p保证火!”

    韩娜也说:“姐,我觉得你没问题!肯定能挣钱!”

    她们姐俩晚上就睡在我这儿,转天一大早我们三个吃过早点一起家。她俩的家住在北二环民族路的前进里,那是一片解放前的老小,楼里破破烂烂的。

    前进里3号楼六层顶楼,我们进了家。有些日子没过来串门儿,今儿我这么一看,家里竟然大变样儿。原来是一室一厅,门厅和卧室隔着一面墙,现在墙被拆开,除了厕所、厨房、阳台以外就是一个房间。屋里的布置也变了模样,墙上都贴了粉红色的壁纸,房间中央是双人床,床后面增加一个带玻璃推门的柜子,柜子的每个格子里都摆着各式各样的『用具』皮衣皮裤、口扣、紧身衣、各种粗细的假阳具、肛门珠、皮鞭……琳琅满目啥都有。床前面是一张大桌子,上面摆着一台电脑,屏幕很大,旁边还有麦克风。地上到处扔着丝袜、衣服都没处下脚。

    “你俩咋也不收拾收拾?这屋里都乱成啥了?”我边嘟囔着边弯腰把地上的衣服捡起来。

    她俩听了一笑说:“就顾着玩儿了,没空收拾。”

    韩娜腿上有伤,但手上没事儿,进了屋就赶快打开电脑,她边盯着屏幕手指飞快的敲打键盘,一会儿的功夫冲我俩说:“聊天室里人不少呢,姐,你准备准备,这就开始表演。”

    我一听表演,还有点儿紧张,忙问韩琪:“咋准备?”

    韩琪坐在床上用手一指床头柜说:“那里头有衣服和袜子,你快穿上。”

    我忙脱光了衣服,走到床头柜,一拉开柜门儿顿时掉出来许多衣服和丝袜,里面装得太多了。最后韩琪让我穿上一双开裆肉色连裤袜,然后蹬上一双黑色高跟鞋上了床。我坐在床上看着屏幕,只见打开了许多页面,镜头里也出现我们三个的脸,韩娜指着一个页面说:“姐,看见了吧,这里就是咱们这个屋里有多少人来了。”

    我仔细一看,上面的数字不停变化,33、32、34、35、4、39、42……没一会儿的功夫已经到了五十多。韩娜快速的敲击键盘,熟练程度让我惊讶。

    不一会儿她拿过麦克风说:“大家嗨起来吧!欢迎来到双子星聊天室!……希望大家多多捧场!……满花开始激情表演!……嗨起来!”接着,电脑里又传出激烈的音乐。

    韩琪在旁边小声说:“姐,你看那个角上有朵小花,旁边的数字是献花数,现在已经快8了,等积攒到你就开始表演。”

    我忙问:“那花儿有啥用?”

    韩琪说:“最后咱能挣多少钱就用这花儿的数目折算,当然越高越好!”

    我又问:“表演啥?”

    韩琪说:“你先来个自摸,要是表演得好,就有人献花然后可以选择『用具』选择了哪种你就用哪种。”

    这时,韩娜对着麦克风喊:“大家注意!今天我们特别邀请我的姐姐!莹莹来为大家表演!她还是第一次表演!大家多多献花!积累2开始表演!”

    我问韩琪:“不是说吗?”

    韩琪说:“你是第一次表演,大家都喜欢看新人,太少了,2还能让你多挣点儿。”

    也就五六分钟,献花已经积累到2,只听韩娜喊:“所有献花的朋友注意啦!现在开始表演!关门!”

    我听她喊“关门”刚要下地,韩琪拉住我说:“不是关咱家的门,是关聊天室的门,所有献花的才能观看表演。”我这才明白。

    这时,韩娜冲我说:“姐,上去,你坐在床上面冲镜头。妹妹,你过去帮忙。”

    韩琪答应一声上了床,她拉过一床红色的被子放在镜头前,然后让我面对镜头坐下靠着被子,我刚坐好韩琪就分开我的大腿露出屄对着镜头,她用另一只没受伤的手放在屄上摸、搓、抠、挖,一会儿的功夫屄水儿就流了出来,韩娜在旁边看着,见我流出屄水儿,对着麦克风喊:“玩儿屄表演开始!大家注意!献花超过5即可选择用具!单人献花超过可进行一对一表演!可做任何动作!想让说啥就说啥!随心所欲!”我第一次面对镜头,心里还稍微有点儿紧张,屏幕的一个窗口里显示出我的样子,我都没来得及化妆,灰头土脸的就这么上来了。

    我一上来聊天室里就泛起了一次小小骚动,旁边的文字聊天窗口不停显示出留言,有的说我是个老屄,有的说我成熟,有的说我奶子大,有的说我屄太黑,还有的说想操我之类的……总之什么污言秽语都有,韩娜笑着把麦克风举到我嘴边说:“姐!来!讲两句。”

    我不知该说啥好,憋了半天才对着镜头笑笑然后冲麦克风说:“嗨!大家好!

    我是莹莹!第一次表演希望大家多多捧场!”

    这时文字留言又提出让我自己自摸并且还要听声音,韩娜把麦克风挂在我嘴边,韩琪也撤下去,我一边自搓屄一边呻吟。

    韩娜提示:“姐!激烈点儿!越激烈越挣钱!”

    我忙加快速度,用力搓屄,淫叫声渐渐尖锐,屄水儿也弄了一手。献花很快累计超过5,韩娜笑:“献花超过5!请大家投票选择用具!”

    话音刚落,投票结果就已得出,票数最多的是“大号假阳”韩琪从我身后的柜子里打开柜门拿出一根黑色的粗大假阳具递给韩娜,韩娜则用润滑膏涂抹好然后高喊:“请大家踊跃献花!假阳操屄表演开始!”说完,她顺手将假鸡巴插进我屄里。

    “啊……”我尖叫一声,韩娜让我把腿拳起用两手勾住,她则坐在我旁边快速的抽插,边弄边喊:“大家嗨起来!哥哥们快脱了裤子!用你们的大鸡巴操啊!

    使劲儿撸!大家嗨起来!”接着,她转动镜头给了我一个脸部特写,只见我呲牙咧嘴一边叫着一边扭动屁股,那丑样儿被人看了个够。

    “啊!啊!啊!啊!……”这时文字留言又迅速增加,有的写“使劲儿操她!”

    有的写“莹莹的表情好淫荡!”有的写“看到屁眼儿啦!屁眼儿好大!”

    这时韩娜又喊:“大家注意!献花积累超过2马上表演屁眼儿吞珠!

    颗珠子反复抽插屁眼儿!大家踊跃献花!”她话还没说完,献花数已经到了23,韩琪忙从柜子里拿出一串肛门珠,韩娜抹好润滑膏一粒一粒塞进我的屁眼儿而我的屄里还插着粗大的假鸡巴。

    “啊!噢!……”这下还真刺激!我浪声叫着,屁股扭来扭去。

    韩娜见我动情马上高喊:“大家注意!高潮即将到来!献花累计超5!

    莹莹将表演难得一见的『口吞宝珠』!珠子从屁眼儿里拔出绝不进行任何擦洗!

    直接入口!难得一见!大家踊跃献花吧!!嗨起来!”顿时聊天室里炸了锅,文字留言不停翻页,几乎都写着“表演!献花!想看!……”献花数从2到5只用了短短几分钟。韩娜冲我使了个眼色,我忙伸手拽住屁眼儿外面的绳子一个个将珠子抽出来,这时镜头一直给特写,我把珠子高高举起仰着头张开小嘴儿一粒粒吞进去,唆了干净一个吐一个,直到把十颗珠子都唆了个遍,最后又将珠子一个一个的再次塞入屁眼儿。

    这时聊天室安静下来,文字留言只写着“射了!我射了……好淫荡……射啊!

    ……”

    表演全部结束,韩娜对着麦克风说:“晚上八点请大家准时光临双子星,我们为大家准备更的表演!有男女混战哦!绝对真实操屄!绝对无套内射!3p、4p应有尽有!保证让哥哥们爽到天!”

    关闭聊天室画面,韩娜又是一阵操作最后笑着跟我说:“姐!你这第一次表演够成功的!挣了不少!”我赶忙凑过去一看,只见一个账号的页面显示出钱数,我笑着点点头说:“别说,还真是不少!”我们三个一计,既然这个能赚钱,那我就暂时住在她们这儿,一来是方便照顾她们姐妹,二来也可以挣钱。中午我出去买了菜家做饭,吃过午饭后我又趟家把自己平日穿的衣服都带来,暂时住在这里,她们姐妹睡大床,我则打地铺,下午的时候韩琪联系到了几个专门做聊天室『兼职』的友,听她说这几个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