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负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同人-破邪少女|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临河烟(临河)26/3/22发表字数:8852更*多精;彩&39;小*说&39;尽|在&39;.&39;&39;&39;.n&39;e&39;t第&39;一;&39;*小&39;说*站“结束了。”用先前同样如同宣告敕令的冰凉声音,紫织看着眼前无力倒下的男孩,傲然的宣告道。

    “简直是太可笑了。”町村,或者说是借用着少年躯壳的邪妖瞪着赤红的双眼,不甘地嘶吼着。少年浑身上下都完全没有伤口,在躺倒时,甚至连衣服都还整整齐齐,魔化的身躯上,只有那穴道上的肌肤才隐隐有着被灼烧的焦黑斑痕。

    不过紫织并不担心,紫织深知,被自己的渗透劲的技巧贯入邪妖身体的灵力,如最坚固的枷锁般死死地将这邪妖压抑在这凡人的身体之中,除非被外力解除,否则对方绝对不可能有动弹的能力。

    邪妖似乎也意识到这点,在难看的扭动了几下后,就停止了无意义的动作,只是瞪着那双血眼,冷笑地看着站立着的美妇。张了张嘴,原本雄浑的声音变得嘶哑干瘪:“大意了,想不到居然会这样被翻转。的确不错,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啊。”

    “现在后悔的话,就太迟了。不是想要吞噬我的灵魂吗,这些灵力,就给我彻底的承受吧。到时候在阴阳厅的禁闭室里有足够的时间让你反省。无论是一年还是一千年都没有关系。”一阵阵的眩晕感开始袭上脑海,眼睛也开始发花,女儿那洁白的酮体也模糊地变成了几道重影,紫织强撑着身体,作出不屑的样子平稳地道。

    “要支付代价了吗?”破邪师心里暗想着,脸上却丝毫不动容,凛然高贵的站着,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邪妖,一如先前那样,只是对视的两人地位翻转。

    只是,屋内的三人都赤裸着身躯,使得这样事关生死的对峙显得愈发诡异得淫靡。

    在急速之力下,近乎于在另一个时间轴上行走的身体拥有着不可阻挡的速度和睥睨天下的攻击能力。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要支付代价的。将等同于他人半小时的连续斩击,一次性压缩到仅仅数秒的时间内的爆发,那么带来的结果则必然是消耗的指数型上升。尤其是在强行透支着身体进行着竭泽而渔的爆发后,在不可长久的灵力缩退后,之前的疲惫一股脑地重新涌了上来,强压下的虚弱也重新朦上了心头。

    “哈哈哈~如果是去阴阳厅的监狱里被作为破邪师们提取灵力的素材,那就免了吧。而且你真的以为,我就这么输了吗?”町村突然又一次笑了起来,清秀的脸蛋上,充满了恶狠狠的讥讽。

    未等到紫织说话,町村又自顾自地说道:“你知道吗,今天本来对我来说可是个大日子,一个预定要接纳一个优秀的同伴。然后将她的身体做成肉娃娃的伟大时刻。”

    “你已经输了。”紫织冷冷地打断了少年的话。

    “视频已经传出去了。”像是说着和自己毫不相干的话,少年偏转了头,朝一个方向努了努嘴。

    那里,是紫织原本躺卧的地方所不能看到的角度。

    一个黑闪闪的镜头,始终对准的那里。

    “用邪能强化过的镜头,在黑暗里是可以清楚地视物的。一点小把戏而已,破邪师们都知道,所谓的邪妖,是可以依附在无生命的东西上的。你可以通过被灵力强化的双眼看到我,镜头也同样可以。而线路也外连出去到外面的暗里的,还要多亏了你女儿之前的布置。一切都是实时传送好的。”像是觉得还不够样的,少年促狭地补充道。

    紫织的身上依旧身无寸缕,在凌厉地反击后的香汗淋漓的光溜溜裸体,毫无遮蔽地出现了那对面的镜头上。

    美妇的脸上变得阴沉起来,好不容易得到的胜利的那一点点欣喜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在击碎镜头后沉闷了半响,紫织才缓缓地开口,声音沉静,然而只要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能够从那看似平静的声线下听出掩饰不住的杀意。“告诉我上传的储存,将录像删掉。”

    在这种情况下,少年反倒大笑了起来,仿佛真有多么开心似的,“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啊~破邪师。”

    紫织不为所动,说出第二句话,“解除在刀奈身上的诅咒。”说出这话的时候,女人目光炯炯,锐利的眼光全神贯注地直逼着邪妖,连看也不看那呆呆的躺在地方,宛若断线的木偶般倒下的女儿。

    “如果我说,放我出去呢?”町村咧开嘴,讥讽的脸上露出一口白牙。

    “可以,我同意。不过必须要等到我确定所有都没有问题了才可以。”紫织竟然点点头,应允了町村的要求。

    “哎呀呀,想不到连阴阳厅的破邪师们,也开始喜欢骗人了。这几十年的时光就让人变化这么大吗?”完全躺卧在地上的邪妖,对紫织的锐利目光和诱惑的承诺视若无睹,戏虐地说道。

    接着,少年的声音一厉,“你以为我已经输了吗?白痴!”

    破邪师的眼神一凛,只听到背后一阵风声,作战经验丰富的美妇脚步一移,轻易地躲过了那一击。

    “刀奈。”攻击果然是来自唯一在对峙外的女儿,原本用来清心静气的净室内没有杂物,空旷无比。爆起的少女同样赤手空拳,赤裸裸地站在那里。

    被唤起的刀奈眼神迷茫的摆开架势,脚步略显虚浮无力,力道却无比凌厉,用着母亲传授的自幼联系着的手法一次次的挥击着。

    似乎是还没有完全适应这副身体,刀奈的挥击章法显得相当紊乱,也毫无距离感可言。只是步步向着紫织逼近,胡乱的舞动着拳头,然而胜在力量凌厉,根本不可硬拼。

    如果还有平常十分之一的力量,那就好了。

    在心里感叹道,紫织也不由得步步后退,以躲避女儿的锋芒。虽说技巧精妙,但是已经严重虚弱的身体,已经到了轻轻挪步也觉得浑身酸痛的地步了。

    “如果你敢跑出房门,我就立刻下令让你的女儿自杀。劝你老老实实的呆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你输不起的。”似乎是察觉到了紫织那一步步向着门口挪移的小动作,町村冷冷的开口道。

    “你的手段就只是这样吗?还有什么招式都不妨用出来吧。”年轻的母亲身体僵住了,神色变幻不定,突然向屋内急退几步,转头冲向躺在地上的少年大吼。

    町村的表情变得异常的无谓,挂着轻松的笑容,似乎完全无视了寄宿肉身的严重伤害,“是我疏忽了呢,不过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明明已经给你喂下了那么多的药蛊了,而且也用足够强力的巫术束缚,谁能想得到会被挣脱呢,像你这样的大餐,我可不想和其他的东西一起分享。诸般伟力皆在我身,现在又被你暂时封禁了。so,没有别的后援了。不过在灵力彻底消退之后,纯粹以你的身体,还能承受多久呢?”

    “比你想象中的要久,恶魔!现在,只要制服住你的傀儡,一切就结束了。

    ”紫织面色阴沉,看着脚步虚浮地过来的女儿,凝神静气,摆出了防御的架势。

    “你可以试试看。”町村不紧不慢地说着,看似毫不在意,仔细观察的话就能够清楚地发现邪妖的眼角里也失去了笑意,瞪大的双眼专注地望着对视的两人。

    这股阴沉的气氛甚至连被脑中暗蛊操纵的刀奈也感受到了,先前只知道前冲猛打的少女,乌黑的眼眸里也像是有了些许色彩,在遥遥和紫织相距数米的地方站好,蓄势待发。

    接下来的战斗,将决定最后的胜利者。

    胜者全得,败者,怕是连死亡的权力也欲求而不可得。

    “感觉到了吗?被我的邪力污染的蛊虫,一刻不停地在你的身体里蔓延呢。

    ”躺在地上的少年突然笑道。

    “闭嘴。”紫织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儿,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攻击,言简意赅的道。

    像是从紫织的语句中听出了什么,町村咯咯地笑道,刻意尖细的声音如同匕首般在耳膜上刮挖:“每一天,每一天,你的女儿都将那盛满了蛊毒的药剂放到食物里,和你一起吃下去,血亲之间的感染越来越深就是这样暗害你的女儿,也值得你为之付出、拯救吗?”

    “哼,还不都是被你暗害的,邪妖~”紫织怒视着对方。

    已经不知道被怒视了多少,倘若没有种种顾虑的话,护犊的母亲恐怕早把自己给生撕了,町村压根没有任何恐惧的意思,继续开口:“说来说去,还是你们母女之间的羁绊还远远不够啊,哪怕是凡人,只要意念够深,恐怕也会从控制中苏醒过来。看来,你的女儿还不够爱你啊。嘻嘻嘻为什么,你不肯多陪陪她呢?她是你的女儿啊!”

    紫织脸色一颤,露出了痛苦愧疚的神情。

    然而,这就是邪恶的妖邪在巧妙地运用不对称的信息进行文字游戏了。刀奈对于母亲的思恋和喜爱,绝不在于任何人之下。在父母出差,孤独地忍受着寂寞却从不抱怨,甚至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以父母所从事的破邪师职业为荣,并立志要终生成为一个优秀的破邪师,这一切,都源于孩子对父亲和母亲的憧憬和爱恋。

    血脉的联系,远比其他世俗的链接都来得深厚。女孩对于母亲的孝顺,同样是发自真情。

    只是,这份真挚的感情却被狡诈的邪妖玩弄在掌心,为母亲祈福的佛像其实是包藏祸心的巫蛊道具,每天给母亲饮食中添加的却是催化邪妖感染过的蛊虫卵,为母亲的按摩,却是一次次轻微地将不可察觉的邪力透过肌肤渗透到母亲的身体里去。

    接着被扭曲的爱,町村手把手地握着刀奈的手,让那可爱的手变成了加害母亲的背德凶器却是以爱之名。孝心、善良、勇气,种种的正面情感,在邪力的心控之下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存在。

    自始自终,刀奈的意识中都爱着自己的母亲。

    只是,这些并非是紫织所能够全部知晓的。

    对于哀伤的母亲而言,所能知道的,仅仅是女儿被凶手作为媒介暗害自己的事实。

    自然,紫织并没有轻信邪妖挑拨离间的话,然而那一句句的极端暗示性的言语,依旧勾起着母亲对于女儿的愧疚和负罪感。原本就存在的源自母爱的思绪,却在这恶劣的境况中被扭曲着放大。

    “难道,刀奈真的不爱我吗?”

    “看来,我真的是一个不格的母亲呀。就连我的女儿,和我的羁绊也不足以抵挡邪妖的侵蚀吗?”

    “我竟然要被刀奈的同学通知才发觉事实,我真是没用啊”

    不该有的负面念头在心底接二连三的冒出来,悄无声息地腐蚀着身体的坚守,无意义的纷繁杂念扰动着纯澈的心灵,原本还能维持的浅淡灵力在心绪打乱的情况下愈发消退。这一切悄无声息地发送着,心绪大乱的紫织甚至都未曾发觉不对劲。

    “你的身体里面,已经满是沉睡的蛊虫了,就算是刚才的那次爆发把入侵的邪力暂时的清理掉了,可是已经开始苏醒的蛊虫不再是你能够阻止得了的。你的身体不再是以前的了,被副魔化的身体还怎么继续做一个破邪师呢?接受命运吧。”町村眼神一亮,继续用着恶毒的词语刺激着对方。全心全意地欺骗、瓦解着破邪师那即将摇摇欲坠的心神。

    “呜痒啊啊哈~”更加可怕的情况竟然就这样发生了,蛰伏在破邪师体内的妖蛊也仿佛透过紫织的耳朵听到了君的呼唤,也或许是最开始淫玩的时候邪力的效果才开始迟到的启动,紫织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发起痒来。

    异样的酥痒,从骨髓的深处翻卷着袭遍全身,层层叠叠的,原本在灵力爆发压抑下的酮体,很快地重新染上了红晕。

    “嘿嘿,刚才的高潮让伯母还不够尽兴吧。不过没关系的,很快伯母就会思念起那种舒服爽快的感觉,越是强行压抑,最后在完全压制不住后高潮爆发出来的感觉就越舒服哦”舔动着舌尖,少年用着诱惑的声音撩动着紫织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