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文学网 玄幻魔法 男人四十 【男人四十】(14-16)

【男人四十】(14-1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小说:男人四十|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虎神25/6/8发表于字数:9第十四章受伤隔壁的屋子内异变突起,刘磊的身体情不自禁的一滞,僵硬的停在了史雪梅的身上。

    “哥,别”史雪梅面色娇红的推了他一把,却让得她陷入了更加尴尬的境地。

    她愕然的发现,自己这一下,居然无意间抓到了刘磊的胯下,那巨大的长龙,已经十几年没有经过淫穴的灌溉,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早已高高的定在了裤头上,看那样子,似乎随时随地都可能破裤而出。

    那东西比铁都还要硬,不管是粗度还是长度,都似乎和史雪梅之前熟悉的刘刚那根有着云泥般的差别。

    死色狼,真是工地上来的,就连那东西也是那样的粗野,真不知道放入女人的小穴里去的话,又有哪个女人真的可以承受的住?

    史雪梅在心中轻啐着,但是手上却忍不住恶作剧般的在刘磊的小兄上面狠狠的抓了两下。

    “别乱动!”刘磊有些惊慌的将史雪梅的手打开,为了防止她出声,性的身体伏了下去,径自将她雪白的娇躯压在了身下。

    就在刘磊压住史雪梅的同时,隔壁屋里的王明亮也是暴跳而起,不由分说的将翠枝压在了身下。

    “王八蛋,我和你拼了!”翠枝好像发了疯一样,疯狂的推着王明亮的身体,一顿的拳打脚踢,想要将他从自己的身上掀下去,可是,王明亮显然是个练家子,任凭她如何的挣扎,也都无法将他挣脱。;翠枝毕竟只是个女人,又刚从月子里恢复过来没多久,还没挣扎几下,便再没了力气,直接被王明亮相当暧昧的压在床上,呼呼的喘起了粗气。

    “臭娘们,你真是给脸不要脸,跟老子在一起,有钱花,有房住,有车开有什么不好,干嘛非要跟着那个该死的穷鬼一起受罪!”王明亮狠狠的按着翠枝雪白的长颈,恶狠狠的骂道。

    “王八蛋,涛子是穷,可是,他有良心,对我好,比你这种王八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即便已经被王明亮压在了身下,翠枝依旧恶狠狠的朝着他叫骂道。

    “你真的以为你真的那么做,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吗,王明亮,我告诉你,就算是法律可以饶得了你,老天爷也都绝对饶不过你!”“哼,臭娘们,既然你不吃敬酒,那老子就给你点罚酒吃!”王明亮冷笑着,用力的一扯,将翠枝身上的黑色包臀裙径自的扯了下来,露出了她下面白色蕾丝的小内裤。

    “臭娘们,既然你今天亲自送上门来,老子还客气个屁,老子这就要了你的身子,你就算是死,老子也让你没办法在那穷鬼的跟前交待!”王明亮疯狂的咆哮着,一双邪恶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探入翠枝的内裤,在里面疯狂的摸弄了起来。

    “王八蛋,老娘和你拼了!”翠枝疯狂的扭动着身子,极力的夹紧了双腿,疯了一样的想要抵抗王明亮的入侵,一双嫩白的小手,在王明亮的身上抓出了四五道长长的血痕。

    “是时候了!”眼见得对面两人疯狂的厮打,刘磊霍然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打开门一溜烟的冲了出去,只留史雪梅一人在屋子里。

    “这该死的大蛮牛,真是讨厌死了!”史雪梅轻啐一声,眼见得刘磊疯了一样的跑出去,俏脸飞红的朝着他离去的身影轻啐一口。

    就在刚才,刘磊雄健的身体,可是扎扎实实的压在了她的身上,那根比铁棒还要坚硬,比鸭蛋还要粗的命根子,也因为姿势的关系,紧紧与史雪梅的下体贴在一起,即便隔着裤袜和内裤,她也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上面传达来的火热温度。

    让她感觉到羞愧无比的是,在这种亲密的接触下,她的下面居然可耻的有了反应,她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一股温热无比的水流倾泻而下,完全的打湿了她纯棉的内裤。

    她怎么可以这样,刘磊可是她的大伯子啊,是她丈夫的哥哥,在她的心里,他应该是属于长辈一样的存在,她怎么可以在他的跟前出这种丑?

    就在史雪梅无力的瘫软在床上的时候,刘磊已经用那名服务员给的钥匙打开了隔壁的房门。

    此时的翠枝已经被王明亮完全的脱光,尽管她奋力的反抗着,可是已经发了疯的王明亮还是脱掉了她的内裤,并且已经除去了自己身上的武装,一根丑陋的巨屌,俨然已经快要顶到了她的花房门前。

    “你是什么人,给老子滚出去!”眼见得刘磊从外面闯了进来,王明亮怒吼一声,暂时的停止了侵犯翠枝的动作。

    “王八蛋!”刘磊疯狂的咆哮一声,好像一头见到食物的猎豹,疯狂的朝着王明亮扑了上去,不等他反应过来,一记比铁锤力道还大的拳头,已经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王明亮被刘磊打的鼻血狂喷,刘磊不等他反应过来,便毫不留情的对着他一顿的胖揍。

    “王八蛋,我让你杀人,我让你强奸,老子不信今天打不死你!”“哥”翠枝此时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这是她早就布好的局,为了消除王明亮对自己的戒心,她甚至于没有为丈夫办一个体面点的葬礼,可是,她完全想不到,这个王明亮居然如此的老奸巨猾,转眼间便已经识破了她的计划,并且将她制住了。

    虽然她外表长得骚媚,但是,骨子里却是贞洁的很,要不然,也不会在王明亮侵入她的身体之前出手。

    眼看着刘磊从外面疯了一样的闯了进来,转眼间便放倒了王明亮,也不顾自己还光着身子,一脚狠狠的揣在了王明亮高耸的长龙上,王明亮惨叫一声,身体痛苦的倒在地上,好似虾米一样的弓了起来。

    “臭婊子,知不知道老子是干啥的,你等着,要是哪天落在老子手里,老子要是不草死你,老子就跟你姓!”“王八蛋,事发了还敢这么嚣张!”刘磊冷哼一声,粗糙巨大的手掌,毫不留情的印在了王明亮的脸上,在上面留下了相当清晰的五根手掌印。

    “哼,贪色杀人,又威逼强奸,你真以为你做的这些事能瞒的了人吗。”听到刘磊义正词严的喝问,王明亮先是一怔,紧接着便发出了一阵好似豺狼般的冷笑。

    “你说我杀人我就杀人?我告诉你,那个不知死活的小王八蛋,可是死在交通事故里的,别说当时老子没在车上,就算是老子当时就在车上,也不过就是交通过失,说到底也就是赔几个钱的小事。”“以前是这样,可是,刚才你却得意忘形,把你谋杀的真相说了出来,而我,不好意思,正好用手机录下了你说的一切!”刘磊得意的朝着他挥了挥手里的手机。

    “而这一切,都将作为你谋杀的证据送去法官那里。”“给我!”王明亮暴跳而起,疯狂的朝着刘磊扑了上去,想要把他手里的手机抢下来。

    “给我滚!”刘磊怒吼一声,一脚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胸前,直接将他踹倒在了地上,久久的无法站起身。

    “妹子,你受委屈了,走,哥带你家。”刘磊转脸看向了身边的脆枝,立刻感觉到了一阵无法言喻的羞愧。

    现在的翠枝依旧是寸缕未着,虽然她才刚刚生育过不久,但是,却依旧是身材婀娜,腰条依旧纤细的和处女没有任何别,配上雪白透亮的肌肤,实在是让刘磊完全无法移开自己的眼球。

    她的一双雪乳并不大,但却胜在了形状浑圆饱满,即便现在正在奶着孩子,依旧看不出哪怕半点下垂的迹象。

    这且不说,她的两点樱红的粉嫩,似乎半点也没有受到妊娠和哺乳期的影响,高高的挺立着,依旧和少女一样的樱红鲜嫩,由于之前疯狂挣扎的关系,上面还挂着两点晶莹雪白的奶滴,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含在嘴里,好好的品尝一番其甘甜。

    “哥”翠枝也感受到了刘磊眼中的火辣,连忙抬起雪白的手臂,满脸慌乱的用一双雪白纤细的粉臂遮住了自己一双挺翘浑圆的雪峰。

    而她的一双雪白细腻的双腿,也紧紧的拢在了一起,一块相当整齐的乌黑倒三角隐约可见。

    “我杀了你!”就在刘磊愣神的间隙,王明亮已经疯狂的喊叫着跳了起来,顺手从床头柜上操起一把水果刀,疯狂的朝着刘磊捅了过去。

    刘磊被眼前的美景迷了眼,直到王明亮扑上来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被他一刀结结实实的捅进了右臂中。

    多年来工地的生涯,已经把刘磊锻炼的比钢铁都还要坚硬,他进咬着牙关,强忍着右臂上传来的剧痛,一脚再度狠狠踢在了王明亮的小腹上。

    刘磊这一脚足有上斤重,王明亮倒在地上,直接便失去了知觉。

    就在此时,史雪梅已经急匆匆的带着两名警察赶了过来,眼见得刘磊右臂上插着一柄水果刀血流如注,她忍不住惊叫一声,不顾一切的冲到刘磊的跟前,紧紧的抱住了他。

    “臭老头,你想把我吓死是不是,干嘛要把自己弄成这样!”第十五章乳食史雪梅痛苦的叫嚷着,一任晶莹的泪滴顺着自己雪白的香腮滑落下来,那样子,说是我见犹怜也没有哪怕半点过分。

    看着史雪梅哭的可怜模样,刘磊只感觉到自己的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完全被触动,他疼惜的伸出手,轻轻的替她擦着泪,极力的不让自己脸上表现出半点痛苦。

    以前的他,从来都是来去孤零零的一个人,心中除了刘刚,始终都缺少一分牵挂,但是在今天,他却有着一种相当奇怪的感觉,自己那颗流浪了半辈子的心,似乎终于找到了它要停留的地方。

    “丫头,没啥事,这种伤,我在工地上受的太多了,说到底,就和蚊子叮一下没啥别!”刘磊无所谓的摆摆手说道。

    “你还说”眼见刘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史雪梅没来由的感觉到一阵阵的心伤与内疚,这些年来为了照顾自己的丈夫,大哥过得都是怎样非人的生活啊。

    我一定要补偿你,哥,接下来的生活,你就交给我来照顾吧!

    史雪梅紧握着可爱的小拳头,暗暗地下定了决心,无比坚定的从刘磊的怀里直起身子,伸手便要扶他离去。

    就在这转瞬之间,两名警察已经将王明亮完全的控制住了。

    “等等!”刘磊伸手拉住史雪梅的小手,看了一眼身边寸缕未着的白玉美人翠枝,强忍着右臂的剧痛,伸手从床上拿起一条雪白的床单,径自的盖在翠枝的身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的朝着门外走去。

    翠枝的心中完全为感激的热流所充满,刘磊是多好的一个人啊,为了帮助自己的丈夫洗刷冤屈,他不止尽心尽力,到了最后,甚至于连自己的胳膊都给弄伤了。

    可是即便如此,他依旧没有忘记没有穿衣服的自己,害怕自己这样出去会走光。

    “哥,放我下来,让我自己走就行了,你的胳膊还受着伤呢。”想到这里,翠枝满心羞愧的对刘磊说道。

    “走吧,反正也没有几步道的事。”刘磊傲然的说着,身体挺得笔直如松。

    “嗯。”翠枝柔弱的点点头,知道自己再劝也没有用,更何况,刚刚经历了之前一番惊心动魄的事件,她的心中又如何不需要安慰。

    因此,她性的将自己的头埋入刘磊宽阔的怀里,一双美眸紧紧的闭了起来。

    他的身材健壮,胸膛也是宽厚的让人靠起来相当的舒服,翠枝贪婪的闻着他身上浓重的雄性气息,简直都快完全的沉溺在了其中。

    说到底,她不过是个才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小女人,就像一根蒲草一样,只有依附在一棵粗壮的大树身上,才能够健康的生长下去。

    “该死的小狐狸精,居然和他这么亲近,哼,亏她丈夫才死了没几天!”眼见得史雪梅紧紧靠在刘磊的怀里,史雪梅从鼻孔中冷哼一声,心中不自觉得升起了阵阵酸涩的味道。

    “哼,这样的女人,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她出现在哥哥的跟前。”她冷冷的说出了这句话,不管怎么听,似乎都像是在为自己找着某种借口。

    三人就这样各怀心事的下了楼,史雪梅开车,直接将刘磊送去了医院。

    让人感觉到万分庆幸的是,刘磊手上的口子虽然看起来很吓人,但是却并没有伤到动脉血管,因此,只是缝了几针后,大夫便让刘磊住院,顺便输些防止破伤风的针。

    只可惜,刘磊这辈子是在外面野惯了,可实在是受不了每天都躺在雪白的病床上无所事事,只能呆呆的看着苍白的天花发呆的无聊日子。

    几瓶液输完,他便急匆匆的找来临床大夫,要求立刻出院,大夫实在拗不过他,只好答应让他出院,但却吩咐他每天都要来这里输液。

    “其实去也好,哥,反正最近是淡季,我的生意不忙,就由我每天来照顾你好了。”史雪梅害怕翠枝会在刘磊的跟前献殷勤,忙不迭的抢先说道,一边说,还一边满脸挑衅的看着站在一旁,好像受气小媳妇儿一样的翠枝,那样子,像极了生怕自己老公被别人抢走的小少妇。

    “丫头,该去忙你的就去忙你的,你哥这辈子受的伤多了去了,要是每次受伤都让人照顾,那你还让我干点别的事情不。”刘磊最怕的就是给人添麻烦,忙不迭的对史雪梅说道。

    “你都这样了,还怕给我添什么麻烦啊!”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史雪梅深知刘磊的性子,他一说话,立刻韭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